锐码试验机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锐码试验机
热门搜索:

不只是中国20年前日本也曾是模仿大国

发布时间:2020-03-20 10:50:54阅读:来源:锐码试验机

转自技术在线网站:笔者的儿子今年春季要上高中三年级了。他说在学校里第二外语学的是汉语。在家里不时地也能听到他在练习中文单词的发音。笔者开始学习英语之外的语言是在进了大学以后的事情。由此看来日本的国际化还真是推动了很多。笔者上大学的时候说起第二外语,理科选德语、文科选法语是铁定的事情。选择其他语种作为第二外语的则是少之又少。在近1/4世纪的时间里,国际化这个词的内涵便产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。连高中生都能时刻感受到中国的存在,这让笔者有一种“不是我不明白,这世界变化快”的感觉。

日本在江户时期(公元1603-1868年,相当于中国明代末期40年和清代的前220年)把“读、写、算(算盘)”作为学问的基础。笔者还是大学生的时候,已踏入社会的学长告诫笔者:“当今时代的读、写、算,是‘英语(浏览文献,取得海外信息)’、‘自我表现(不光是能写,还要在人前说明讲授。也就是说服力)’和‘电脑’”。言之有理,笔者当时这样想。所以笔者时刻提示自己对英语和电脑不能有畏难情绪。虽然当时还是个学生,就已开始有了危机感。那末,现在又是怎样一种情况呢?现代版“读、写、算”又是指甚么呢?会说英语、当众自我推介、熟习电脑,这些已成为每一个社会人必知必会的基本能力。今后的社会人仅仅会这些还不够。对现在年轻人而言,“算”,不但指能够熟练使用电脑,还应当包括使用移动装备,活用SNS和Twitter等新媒体。在“读”“写”方面,除英语之外,汉语也应当包括其中。对日本产业界来讲,中国的影响力已到达如此之高的程度。因此,笔者打算从本文开始,分3次对日本与中国的关系作1探讨。利用美国的创意,这是日本的“看家本事”从电子设备及汽车领域的产业竞争角度来看,中国现在还比日本落后若干年,但这1差距在明显缩小。总有一天,中日两国会齐头并进,或日本沦落到追逐中国的地步。2001年加盟WTO的中国,现在已发展成了举世公认的“世界工厂”。但是如果回顾一下历史就会发现,上世纪80年代,日本也曾有过在以电视机为代表的家电产品和DRAM等半导体领域席卷全球市场的时期。日本产品的高质量遭到全球消费者的好评,日本也被作为“制造业大国”为全球所认知。如今,中国在“制造能力”这层意义上正稳步逼近日本企业的水平。在迅猛发展的中国,各式各样的模仿品被制造出来,并流向市场。近几年来,曾有过由于中国厂商未支付专利使用费就在全球市场上销售便宜DVD影碟机,而被发达国家指责为“模仿品大国”的事件。虽然该事件随着中国企业开始支付专利使用费而告一段落,但紧接着模仿品、伪造品、类似品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中国通讯企业正式销售与iPhone似是而非的Ophone,这在手机业界也成了热议的话题。不过,日本之前又是怎样一种情形呢?今天,日本企业能够推出具有独创性(Originality)的崭新电气产品及汽车,但在上世纪80年代,日本却是跟在美国产生的创意后面亦步亦趋。电脑是这样,半导体是这样,消费类产品是这样,通讯产品也是这样。在笔者刚当上记者的上世纪80年代中期,日本技术人员饥不择食地到处找寻美国的杂志和学会会刊来读。笔者还记得,自己曾无数次地带着英语论文去找技术人员采访、请教的情形。日本技术人员并不是单从书本上吸取知识。而且还通过实物来学习。买来竞争对手的产品进行拆解,对每一个部件进行完全研究,进而吸收其设计思想。不单是终究产品,日本技术人员还把制造这些产品的装置也作为了研究的对象。这类拆解技术虽然被称为“逆向工程(ReverseEngineering)”,但说穿了还是“模仿”。固然日本企业没有单纯模仿,还致力于提高模仿品的质量,并以低廉的价格销售。奇妙地吸收美国产生的创意,在此基础上大量生产高质量产品——这便是支持日本经济增长的原动力。这样做的终究结果是什么呢?遭到日本竞争威逼的美国开始导入新的防御手段。即:应用知识产权保护自己的利益。美国采取“决不放任模仿”的态度,对日本企业提出了支付专利使用费或著作权使用费的强烈要求。这也是美国“反专利对策”(Anti-patent)的开端。当时日本的“模仿”行动乃至发展成了一系列事件。例如,NEC成功地开发出了英特尔的PC用CPU的兼容品,但由于被英特尔以侵害著作权为由诉讼,终究NEC不能不放弃了以后的技术开发。日立制作所、三菱机电到处搜集用于开发IBM大型机的兼容机所需信息,由此演化成了产业特务事件,当时有6名日本电子企业的员工被美国FBI逮捕,成为轰动一时、影响极坏的大事件。所以,绝不是只有中国才是模仿大国。日本之前也曾是。本日中国的制造业,看上去与当年日本的情况如出一辙。被美国贴上了“模仿立国”标签的日本后来是怎样做的呢?日本后来得出了一个结论:在从“研发”到“设计”、“制造”的技术链中,不应停留在“制造”这一下游环节,而应强化更高端的“研发”及“设计”等上游领域。现在,中国也正走着与日本完全相同的道路。笔者曾被中国技术人员问过这样一个问题。“我在中国公司从事空调的开发设计。现在在中国是只要你造出空调就能卖掉,但早晚竞争会加重,会出现过度竞争。为了未雨绸缪,我想从事高附加值产品的开发。我听说日本的空调都配置有一些很独特的功能,怎样才能取得这方面的信息呢?”的确,虽然空调的基本功能不便,但空调年年都在增加新功能。最近推出的空调配备了人体感应传感器,根据人是不是在房间内来有效控制室温的节能功能成了卖点。虽然说目前在中国市场上,仅凭带有变频器就算是空调的一种附加值了,但是今后,类似上述的日本厂商的创意会逐步渗透到中国去。话说回来,在美国不断强化反专利对策的强大压力下,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作出了两大决策。1是成为不输给美国的知识产权大国。2是积极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。日本近20余年里走过的道路,对中国今后的经济发展肯定有鉴戒意义。笔者打算下次围绕国际标准、下下次围绕知识产权来继续探讨日本与中国的关系。本文的作者浅见直树是日本电子机械局的局长。nikkeibp

济南钢筋弯曲试验机厂家销售报价

济南钢铁冶金行业试验设备生产厂家哪家好

硬度计偏差

江苏橡胶试验机厂家